关于

一只滚圆的停歇在窗前杉树上的鸟。

重过阊门万事非,同来何事不同归。

突然诗兴大发

我死了

留下一个土包包

请大家来

在坟头蹦迪

就着打雷姐的歌

摇摆,摇摆

顺便恳请念首

《游仙诗》

这样跳起舞来

贼稳

但这不能怪我,他实在太苏了。

作为一个姬佬。深夜被令君苏到。

我觉得真嗣长得真的好看,越看越好看

1/5

© 没有为什么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